????在大明这个礼法社会中,家中长者的话,就代表着绝对的神圣性,任何违背、忤逆之言,那都是大不敬的。

????尽管赵宗武说的已很明白,但怎奈祖承训就是不接招,而这也让年轻的祖泽润,心中多少有几分气急。就连坐在其旁的祖可法,多少也是这般。

????一代人,有着一代人的理念。

????“既然祖老先生这样说了,那晚辈也就不多说什么了。”缓步朝祖承训走去,接着冲其拱手讲道:“祖家有一个祖大寿,那就足够了。晚辈告退。”

????赵宗武这话说的很轻,很简短,可同样是这句话,也深深地扎进了一些人心中……

????轻飘飘的他来了,轻飘飘的他走了。

????尽管,这祖府确实很气派,但这空气中却流露出几丝迂腐的味道,现在的祖家,从骨子里流露着的,完完全全是小家利益。

????“走,弟兄们!”在院中见了叶超他们,赵宗武神情间洋溢着豪迈,语气中洋溢着骄傲道:“我辈建功立业,就在今朝!”

????风,轻轻地吹着。

????吹起了赵宗武的衣摆,在行走间,自信、骄傲、豪情,皆表现在赵宗武身上。

????大大的院子,此时展现的,皆是风华正茂!

????躲在柱子后的祖灵萱,痴痴地看着这一幕,那双玉手紧紧缠绕着手帕,在她的脑海中充斥的,竟都是赵宗武的模样……

????壮哉,我汉儿大丈夫!

????快步走出祖府,顺势解开绑着的缰绳,动作娴熟的翻身上马,端坐马背之上,赵宗武回头看了眼这座祖府,嘴角扬起了几分笑意,接着便大笑着骑马离去!

????只留下,尚处错愕间的祖府上下……

????在赵宗武离开的盏茶后,从祖府后门聚集着三十余位骑卒,为首的却是祖泽润、祖可法二人。

????“义兄,今日赵宗武说的这席话,对我触动很大。”祖泽润脸上依旧存在着几分激动,语气更显激昂:“大丈夫就该如斯,爷爷他老了!”

????祖可法听完祖泽润所讲,脸上带有几分桀骜,道:“义父曾对我说过,男儿做事不可瞻前顾后,既然心中有了决断,那就做便是。

????错了不可怕,失败了同样不可怕,可怕的是你这辈子心中,永远的都是在瞻前顾后中徘徊,那你这辈子也就完了!”

????“哈哈!义兄,那我们还在等什么?!”

????祖泽润那略显稚嫩的脸庞,此刻洋溢着豪迈的笑意,那爽朗的笑声充斥这方天地,说着便怒挥马鞭,座下战马吃痛下,甩开了马蹄,飞奔而出。

????“义父,您放心。法儿绝不会堕了祖家的骄傲!”同样,祖可法心中暗暗下决心后,接着亦跟随而出。

????虽然祖承训在正堂说的那些话,处于礼法,祖泽润、祖可法他们当时不能反驳,但这私下,他们终究是有选择的权力。

????在赵宗武身上,祖泽润他们看到了属于年轻人的骄傲,属于汉儿的骄傲!

????我辈等当年,为何不能马上取功勋?!

????…

????…

????“少爷,你在等什么?”叶超疑惑的看着缓行的赵宗武,此刻的他同在祖府前,完全不一样。

????这都已出了宁远,不抓紧时间赶赴京城,在这里缓行是什么意思?

????等什么?

????当然是等祖泽润他们啊!

????祖老头是没法改变了,这么短的时间,不要妄图有丝毫的改变,但祖家小辈,那还是有点希望的。

????纵使是出身宁远望族,军武世家,且自幼接受礼法教育。但这年轻人拥有几分,属于自己的脾气与张扬,那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尽管和祖泽润他们接触时间不长,但在祖府正堂的时候,赵宗武明显能感受到,感受到祖泽润他们渴望出去的心。

????如果没有自己的出现,那可能祖泽润他们,也就只是在心中想想罢了。但自己先前说的那番话,很明显是触动到他们内心深处的东西。

????改变,可能只需要那瞬间的诱导,就足够了。

????说实在的,赵宗武也并不能很确定,确定祖泽润真的会来,毕竟他所了解的认知,更多的是通过‘胜利者编写的史书’知晓的。

????但他愿意等。

????毕竟,若能将祖家拉入自己的体系内,那接下来对自己在辽东的后续,将会拥有坚强的臂膀!

????解决建奴之患,开拓新的地域,那都是需要团队的精诚合作,才能够完成的。

????“赵兄……!”

????就当赵宗武还在脑海中思索时,远处依稀能听到有人在呐喊,急促的马蹄声,奔腾间的躁动,让他抬起了头。

????连带着,叶超、殷澄、赵宗虎、赵宗宝等一应,皆带有警惕的看向远处。

????战马飞奔间,祖泽润、祖可法在精锐家丁的簇拥下,最终还是来到了赵宗武的眼前,而看清来者后,在赵宗武的嘴角扬起了笑意。

????“啸……”

????“啸!”

????马鸣声不绝,斑杂的马蹄声响作一团,散开的队伍,行伍间却满是警惕。

????在踱步不断的战马上,祖泽润神情中写满了激动,手中拉着缰绳,冲赵宗武便道:“祖家尚有热血儿郎。

????祖父有他的考量,叔父他们有不得以的苦衷,赵兄,今日我祖泽润,还有我的义兄祖可法,愿随赵兄一同杀奴!”

????祖泽润再说这话时,满脑子想的,都是赵宗武在祖府说的话,那话犹如一道道惊雷,让他灵魂满是颤栗!

????因为,赵宗武描述的话,才是他想过的生活!

????看着眼前的祖泽润、祖可法,还有在其后的三十余众家丁骑卒,赵宗武脸上洋溢着几分笑意,语气郑重道:“我为先前在祖家说的话道歉。

????祖家,不缺热血汉儿!”

????话不多,但字字却说到了祖泽润、祖可法的内心深处。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年轻人都没了斗志,那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就完了。

????可反之。

????如果年轻人满是斗志,纵使遭受再大的苦难,经历再大的挫折,那最终站在最后的一定是我们!

????漫漫人生,如果心中没有点执念,那活着又同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