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拉娜第一次发现鹿正康是个很会讲故事的人,虽然一切惊险刺激的场面经过他干巴巴的转述都变得稀松平常,不过他的故事里充满大胆的想象,而且细节多到让人应接不暇,几乎能叫人相信那是真实发生过的了。

????瑟拉娜:“……这么说来那个辐光其实也不算邪神咯?既是光明又被人恐惧,听着像梅瑞狄亚大君呢……”

????鹿正康:“不,不能这么说,辐光的地位要更高些,像奥瑞尔……”

????“所以最后结局是什么?空洞骑士打败了祂?杀死祂了吗?”

????“对,空洞骑士,还有那只维修虫,不过主要是空洞骑士出力,呃,辐光死了,不过没有完全死,祂还会复活。”

????“这么说来,祂是迪德拉生物?”

????“不是,祂就像一棵树,空洞骑士只是把长出地面的那部分砍伐了去,地下的根系还在……”

????他们闲谈着朝远处的雪漫城走去,穿过一架石桥,迎面走来一群穿着盔甲披着黄衫的守卫,十个人,两个弓箭手,三个剑盾手,还有五个背着双手武器,巨剑、巨斧、巨锤,都是好钢材,铸造者的手艺不差。

????打头的那个诺德汉子走出队列,拦在鹿正康二人身前,“公民,你们从哪儿来?”

????“冬堡。”鹿正康笑了笑,“早就听说雪漫繁华,特意带着爱人来看看。”

????守卫那好似子弹头的头盔下传来爽朗的笑声,“雪漫欢迎你们,看你们的样子,以前也是冒险者吧?”

????鹿正康:“现在依旧是。”

????“哈,我以前也和你们一样是个冒险者,直到膝盖中了一箭。”

????“恭喜。”

????卫兵与他们进行了简单的问答交谈后就放了行,转身去追逐自己的队伍。

????瑟拉娜发出不耐烦的叹气,“这些家伙可真无趣,你接着说,后来那个叫格林的蝙蝠怎么了?”

????“他们是职责所在,那个格林被维修虫打败了……”

????“详细些,我要知道具体怎么打败的,快点编!”

????雪漫城的正门隐藏在数道城墙之后,游客得从一座座箭塔下走过去,转上一个铺着碎石板的山坡,穿过一条护城河上的吊桥,这才能看到半拱形的木制城门。

????整座城市都是用石头与木头搭建的,而由于南方气候温暖,树木繁多,取材便捷,所以木头的那种微黄的暖色占比相对灰白的岩石更高些,看得人很舒服。

????这座城市没有什么太豪华威严的建筑,木头房子三角顶,山坡铺满白石板,看着就很家常,进门左手边就是军营,是个不甚宽阔的石头房,几个轮休的卫兵摘了头盔站在屋顶聊谈饮酒。

????右手边有一个铁匠铺,一个老头在打铁,给他打下手的是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鹿正康挠挠头,瑟拉娜也看到了这有些滑稽的一幕,“哦,怎么,现在的雪漫已经需要让未长大的女孩儿来卖苦力了?”她倒是一如既往的毒舌。

????那个打铁的老头没搭茬,倒是那个小姑娘转过头来大声说道:“这是我的梦想,我一定会称为堪比灰鬃师傅的好铁匠的!”她满头金发上沾满黑灰,脸庞被炉火烤地红扑扑的,像个沾了泥点的熟苹果。

????老头低声咕哝了一句,“集中注意!”

????“是,先生。”

????瑟拉娜笑起来,扭过头轻轻对鹿正康说道:“在我年轻时,父亲总安排我学这学那,那时候我只想着出去玩,梦想就是坐着船在海上飘来飘去。”

????“也不错,我小时候就怕作业,就是导师安排的任务,太多了,简直无穷无尽。”

????“怎么,你当年是个法师学徒?”

????“法师倒不至于,学知识嘛。”

????雪漫城所在的山丘是当初五百英豪里的“河之伊克”发现的,与此同时还有山顶的那个天空熔炉,可以冶炼优质的天空钢铁,战友团的蜜酒大厅月瓦斯卡就坐落在天空熔炉旁。

????整个城市分三个区,云区是龙霄宫所在地,也就是山顶,平原区是商业区,还有一个风区,也就是住宅区。游戏里许多玩家的第一套房子就在雪漫的风区,名叫风宅,倒是个简单粗暴的名字。

????鹿正康带瑟拉娜去看了城市中心的金树,这也是着名景点了,据说是古金树的一根枝条移栽而成。这玩意能有四个壮汉合抱那么粗,树皮细腻,表面有许多白色的细细经络,看着像血管一样,树冠非常茂密,翠绿的叶片间堆满粉红的花,洋洋洒洒一树冠,天光照下来也被染得粉嘟嘟的,仿佛一层缤纷的光幕,许多年轻男女坐在树旁的长椅上闲谈,温柔光荫里时不时传出爽朗的笑声。

????鹿正康突然想起一句话:春天到了,万物复苏,又到了动物们……

????他这一联想,脑子里自动播放《动物世界》的主题曲,然后那被他用束带捆在背后的十一音铜伞突然就把这首歌给外放了。

????是的,这玩意儿是能与使用者的思维同步的,鹿正康可以通过它给自己加个背景音乐,这个功能原理是通过内部死灵系统的心灵网络做到思维捕捉,再通过激发调音系统将精神信号转化为声波,而现在很明显,伞里的那个编号四十一的死灵了误判鹿正康的想法。

????突如其来的音乐吓了路人们一跳,鹿正康赶紧喝令四十一取消同步,瑟拉娜拍了拍巨魔人的臂膊,“这是什么歌?”

????“呃,没什么。”

????“别没什么,我想听那首《转瞬》了,放给我听。”

????“这么多人在呢,别打扰大家了。”

????这时候一个红头发的姑娘走过来,仰视着鹿正康,“嘿,大高个儿,方才那个声音是你发出来的?”

????“实在抱歉,我的乐器有些不听话。”

????“哦,原来你是个吟游诗人?你的乐器在哪儿,刚才的音乐好奇怪,好复杂啊。”

????人们好奇地围拢过来,纷纷表示让鹿正康表演一个。

????鹿正康再三推脱,总算没有被继续纠缠。

????是夜,他们在母马横幅住下,鹿正康把十一音铜伞竖在墙边,一个无形的魔法屏障将房间隔绝开来,不但安全,而且隔音效果良好。

????“快,放首歌听听。”瑟拉娜卸下厚重的袍服,躺在鹿正康的怀里,把一对赤脚搭在桌边,大咧咧的样子一点也不淑女。

????“你说小时候父亲让你学这学那,难道没学贵族礼仪吗?”

????瑟拉娜听到鹿正康委婉又耿直的暗示,气呼呼的去掐巨魔人的脸皮,“少废话,我爹都死了谁还能管着我?快放,我要听那种哀伤的歌。”

????“为什么想听哀伤的歌呢?我放些快乐的曲子不好吗?”

????“因为有诗意,而且不吵闹,我要一边听歌,一边听你讲故事。”

????鹿正康搔着自己光溜溜的头皮,又得回忆歌曲,又得说故事,我太难辣!

????好在他有圆球调音器,塞进铜伞里就能自动播放。

????一首k kure作曲的,风格浅淡的《转瞬》,将清和低回的钢琴音符洒满二人所在的狭窄空间,不过区区两分钟半的时间,仿佛一瞬,仿佛全世界都是这样的转瞬。

????“维修虫独自前往水晶山峰,他知道这次也许不能回去,所以提前给纳提和帕雅道别,他们都以为维修虫能回来,可最后只看到他变成星星飞上了天,把黑暗驱散,还了世界一寸光明……”

????打穿steam游戏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