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此开始,桑归雨就没再说话,要么是翻看手机,要么是侧头思索,方正看她似乎不是在想医院的事,也就没有打扰,直接把她送回了家。

????今天不是周末,桑母不在家,方正有事要忙,就没上去了。

????去了医院,桑归雨总担心带上什么病菌,在门口就脱了鞋袜和外套,洗好手后才找了件睡衣去洗澡,然后把衣服都洗了,直到确定全身上下都是干净的才停下来休息。

????喝了一杯温水,全身舒展,桑归雨钻进被窝准备睡一会儿,好奇着不知道裴沐航现在在干嘛。

????他今天一定更生气了吧?早上给他发的信息都没回,不知道他有没有吃午饭。

????此刻的裴沐航正在开会,与其说在开会,不如说他在单方面地全方位地训人,底下坐的都是公司的管理层,平时都是领导级人物,现在只能乖乖被数落,还无法反驳。

????他正言辞激烈,突然被一声信息铃声打断,本就阴沉的脸更可怕了,大家面面相觑,不知道谁这么倒霉,撞到了枪口。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始终没人站出来。

????这下咋办呢?他的火气没法朝一个人喷,那就只能朝每个人喷了。

????正当人人自危的时候,叶敏齐忽而一笑。

????“总裁,冒昧提醒一句,开会的时候,最好手机静音,这样也许您能发言得更愉快。”

????听了叶敏齐的话,大家才知道原来是裴沐航的手机响了,这下不担心自己,反倒要替叶总捏把汗了。

????他,还真是敢说!

????裴沐航浓眉紧拧,视线落在叶敏齐脸上,又转而盯着桌面上的手机,屏幕朝下根本看不见内容。

????他刚拿起翻过来,忽地又传出一声信息铃声。

????叶敏齐就坐在他旁边,信息来的时候就算没解锁也能看到部分内容,恰好两条信息都不长,又恰好他的眼神很好。

????一目十行,瞄了一眼便看清了全部。

????看来,该散会了。

????裴沐航拿起手机点开信息,来回看了好几遍才抬头,面色柔和,伸手挥了挥。

????柔和?刚刚还黑着脸呢,发生了什么事?

????众人一下子反应不过来,只见叶敏齐站起身,拿着文件夹就出去了,陈挚蒙看他走了,耸耸肩也跟着走了,其余人也跟着鱼贯而出,生怕落后被留下,高梧修最后一个走,顺便把门带上。

????离开了会议室,大家都沉浸在突然解脱的喜悦中,没想到还有更大的惊喜在等着他们。

????桑归雨美美地睡了一觉,起来收拾好就出门了,在附近的粥店吃了点东西,然后坐车去裴家。

????到家的时候只有裴父在,裴母说是去喝下午茶了,贵妇人的生活常态。

????桑归雨知道起航在裴沐航接手之前是他姐姐在管理,再之前是裴父管理,能够管理一家那么大的公司,又能培养出两届总裁级别的人物,他肯定相当厉害。

????裴远宸正在用平板看股市,注意到桑归雨三不五时探头看过来,笑着问:“有什么事吗?”

????相处久了,他还蛮喜欢这个小姑娘的,先不说各方面条件,光是能镇得住裴沐航,他就觉得非常厉害了。

????知子莫若父,自己儿子什么性格他还是清楚的,根本不若表面上好相处。

????桑归雨还想着怎么请教才好,没想到他先主动询问了。

????“伯父。”桑归雨走了过去,脑子里开始梳理思路,想着恰当的措辞,毕竟以前从没做过这种事,她不想在未来公公面前显得自己太笨。

????裴父根本没想到桑归雨会问他投资的事,只是许久没有面对这样单纯的,虚心求教的脸,有些动容。

????到了他这个年纪,遇到的多是世故圆滑之人,就算不懂想问,碍于面子身份,大抵不会开口,更不会如此放低姿态。

????她这谦恭的态度让裴父心底的好感又增加了几分。

????投资管理的知识对于桑归雨来说太过庞杂,听得她非常吃力,好在裴父耐心,知道凡事循序渐进,只是讲了些粗浅的东西,让她不至于一下子太难接受。

????听了大概一个小时,裴母就回来了,桑归雨这才注意到时间,机会难得,她想多听一些,可是如果继续的话,打算给裴沐航做吃的,想让他开心的计划就泡汤了。

????“我,那个,下次可以再问你吗?”桑归雨期待地问。

????裴父笑着点头,他现在时间很多,如果能够带个她这样的徒弟应该会很有意思。

????裴沐航一回来就去客房,没看见人就拿着车钥匙准备出门。

????“都要吃晚饭了还出去?”裴父看着儿子急切的神情,故意不肯直说。

????“你们吃吧。”

????“小雨做的饭都不吃?”

????裴沐航听见桑归雨在家,怕她跑了一般立马扭头去了厨房,正好看见桑归雨跟着张妈在摆盘子。

????裴母见他这么急切,完全看不见父母的样子,心里不平,顶了顶坐在旁边的裴父,裴父只是笑笑,让她想开点。

????“张妈,你觉得老不老?”桑归雨背对着门口,低头拿筷子戳了戳刚出炉的蒸蛋,没有看见他。

????刚刚喉咙有点发痒,她倒水喝,过了半分钟,蛋可能蒸老了,她正犹豫着要不要重头来一次。

????“咦,人呢?”桑归雨等了一会儿都没听到张妈回答,抬头发现厨房就剩她一个人了。

????然后,身后靠上来一个人,手臂环着她的腰,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你回来得这么早?”他的气息扑来,桑归雨身子一颤,筷子直接戳烂了蒸蛋。

????“你要做饭给我吃?”

????“谁说的?我技术又不好,伯父伯母还要吃呢。”她倒是有这个想法,但是总不能让他爸妈跟着吃她做的吧。

????她可没大厨师傅那个手艺,弄得难吃多丢人。

????“那就是想做不敢做喽。”

????裴沐航盯着她粉嫩的小耳朵,情不自禁地舔了一下,又觉得不过瘾,卷入嘴里吸食了一会儿才松开,桑归雨僵着不动,从头顶到脚尖都羞红了。

????男人低声浅笑,从她的肩膀探头过去,好奇她到底做了什么。

????“这个蛋花是给我的吗?”

????“蛋花?”桑归雨低头,果然像蛋花,“我自己吃的。”

????本来就觉得不是多好的成品,又过了火候,被戳得稀巴烂之后更丑了,桑归雨红着脸拿起碟子上的勺子,恨不得一口就把它给毁尸灭迹。

????“喂我!”

????“可能味道不是很好。”桑归雨内心是拒绝的,毕竟第一次做,连她自己都觉得不怎么样。

????“我饿了。”

????如果只是这三个字,桑归雨可能还会再挣扎一会儿,只是他说话就好好说话,干嘛顶自己?

????明明稀松平常的话,可是配上他轻佻的动作,让桑归雨心脏开始狂跳起来,与他相贴的部分有如被火烧一般热烫。

????厨房是半开放的空间,桑归雨担心有人进来,没有多犹豫,就用勺喂他一口,为了加快速度,她自己也吃一口,轮流着,一碗蛋花入了两个人的腹。

????本以为蒸蛋吃完,事情就结束了,没想到他还不肯松手,腻歪在她身上,张妈她们不好打扰,只能在外面等着,正烦恼再不做就要来不及开饭,幸好裴母看不过去,走到厨房把人叫了出去。

????桑归雨羞得很,只想回房间里面一个人静静,却被裴沐航挟持,硬要她坐在厅里看他和他妈聊天。

????“家里没房间给你吗?非要堵在厨房不让佣人做饭?”裴母对这个儿子莫可奈何。

????“厨房那么大,十个人都站得下,怎么就堵了?”裴沐航不以为然,指尖勾缠着桑归雨散落在肩头的一缕发,打着圈圈。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在那里,张妈她们怎么进去,啊?”裴母原本只是随口一句唠叨,却见他完全不在意,心中不由燃起不满。

????“以前是一个人,也不能怎样。”裴沐航搂紧桑归雨,语气里的骄傲让裴父侧目,他看了一眼老婆,又看了一眼桑归雨。

????然后扯住老婆的衣袖,拉她坐下,“好了,他们感情好,你应该高兴才对。”

????裴母还想说两句,看见裴父的视线投向桑归雨,叹了口气,儿大不由娘。

????桑归雨扣着自己的手,心里闷闷的,她总觉得裴母在责怪自己,因为她,裴沐航才变成现在这样。

????看她低头不声不响,裴沐航就是料到她会多想,附在她耳边笑言:“你这样子好像一个小媳妇。”

????她才不是小媳妇!

????桑归雨的脸被他的气息烫红,想推开他,本就力气不大,又碍于人家爸妈在场,动作束缚,没有什么效果。

????“为什么你越躲,我就越想欺负?”裴沐航微微侧头,神情严肃,像在思考一个哲学问题。

????桑归雨看着他俊逸脸上不合时宜的正经,眼珠子一转,忽地噗嗤一笑,抬头对上裴沐航的眼,笑得灿若星辰,接着似在回应他的疑惑,说了一句让他想吐血的话。

????“心理变态?”

????不只裴沐航觉得愕然,连旁边看不下去准备离开的裴父裴母都错愕不已,儿子被人说变态还是头一回。

????于是,决定就算是做被人嫌的电灯泡也要看完再走。

????“你这么觉得?”裴沐航倏地收紧手臂,抓起她的一根手指就咬住,眼神痴缠,嘿嘿一笑,“我觉得这样才像。”

????“嗯,我也这样觉得。”桑归雨注意力都在他夸张的脸部表情上,不急着收回手指,任他咬着,另一只手捏了捏他的脸。

????觉得他特别可爱。

????笑闹着,桑归雨逐渐放松下来,靠着他的胸膛,一股甜蜜在心底化开,弥漫在整个心房。

????不知过了多久,她悠悠叹了口气。

????“怎么了?”裴沐航喜欢她依偎着自己,手指反复摩挲着她的腹部。

????“我觉得跟你在一起以后,我的脸皮都变厚了。”桑归雨看着空无一人的厅,不知道他爸爸妈妈什么时候离开的。

????“正如我所愿。”他巴不得她脸皮再厚一些,这样想光明正大地亲一口就不会费那么大劲。

????“非我所愿!”

????桑归雨瞄到他覆在自己肚子上的手,纳闷着,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w23051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