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代的大多数城市是黑白的,是灰暗的,是笼罩在灰蒙蒙的雾霾里,就像这个诡异多变的世道一样,让人看不清楚前途到底在哪里。

????夜幕下的小石城明显更加鲜活透亮,尼亚萨兰有着伦敦绝对看不到的漫天繁星,在阿德的记忆里,这样美丽清新的夜空,也只有在阿德小时候曾经出现过,以前在比勒陀利亚,阿德就喜欢在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之后,坐下来看着星空慢慢的思考。

????小石城还有发达的公共照明系统,比勒陀利亚一到晚上,绝大部分城市都是黑暗的,这是比勒陀利亚和小石城最大的不同。

????这个时代的全世界,可能只有小石城才这么奢侈的给整个城市所有道路都安装了路灯,于是在皎洁的月光下,城市的灯光和璀璨的银河交相辉映,这又是自然和科技的和谐统一,阿德心中都不自觉的冒出许多人文方面的问题,比如整个人类的前途命运——

????这个命题太大,还是关注南部非洲吧。

????“我来之前,很多人问我对于南部非洲自治的看法,就好像是我一手统一了南部非洲,那么我就应该拥有天然的立场,反对南部非洲自治——”阿德端着一杯冰水没有喝,看着眼前摧残的城市缓慢开口:“——其实我之前也确实是反对的,南部非洲有很多隐患,布尔人,祖鲁人,南非公司,现在又多了你的尼亚萨兰,要把这些因素强行整合到一起,说实话前景难料,与其到时候一盘散沙,互相掣肘,内耗、争议、甚至是相互攻讦,我倒宁愿就保持现状,德兰士瓦现在越来越好,尼亚萨兰简直让人惊讶,罗德西亚也是蒸蒸日上,我想了一路,也想不明白你和小塞西尔·罗德斯为什么会支持组建南部非洲联盟,这不是你的风格,一直以来,只要不是和华人相关,你就从来不愿意主动承担责任,虽然你没有明说,但是我能看得出,你连英国人都不喜欢,现在你却愿意让华人和布尔人、祖鲁人组成一个联盟,能不能告诉我是为什么?”

????一直以来阿德都是语言简短,很少有这样的长篇大论,能看得出,阿德这段时间虽然离开了南部非洲,但是阿德一直都在思考南部非洲的问题,所以阿德才能一针见血,将罗克分析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罗克没想到阿德这么直接,一时间有些语塞。

????“如果不方便说就算了——”阿德笑得洒脱,身居高位的人大多城府很深,轻易不会袒露心扉,如果罗克不想说真话,那阿德宁愿罗克什么都不说。

????“没有,没什么不方便的,首先我得声明一点,我不喜欢的是某些英国人,我的妻子是英国人,我的几乎所有朋友也都是英国人,我接受了国王授予的爵位,在英国我几乎得到了我能得到的一切,所以我没有理由讨厌英国——”罗克首先声明这一点,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无论什么时候都要保持政治正确。

????阿德很明显能接受罗克的这个解释,微笑看着罗克,眼神是鼓励而又温暖的。

????对,就是传说中的姨妈眼神。

????“——至于布尔人和祖鲁人,如果可以的话,我当然不愿意接纳他们,但是他们是南部非洲的一部分,我们不可能,也没有办法将他们和南部非洲隔离开来,当初我们动用了几十万军队,耗费数以亿计的经费,才消灭布尔人国家,达成目前这个局面,如果人为将布尔人和祖鲁人隔离开来,那么对那些在战争中牺牲流血的人来说,是最大的不负责任,我也参加了那场战争,也曾经在战争中浴血奋战,这是我们所有人共同努力的成果,无论如何都不能轻易放弃。”罗克尽量捡好听的说,就算阿德摆出掏心掏肺的架势,罗克也不敢接招。

????可以肯定的一点,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前,罗克都会对英国保持忠诚,这样才便于罗克接收英国在南部非洲,甚至是整个非洲留下的那些遗产。

????现在就说遗产好像是有点不合适,不过等英国战略收缩后,在非洲的那些权利,注定都是要被放弃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会对英国造成沉重打击,到时候约翰内斯堡的黄金也不再那么重要,因为英国已经丧失了全球经济中心的地位,美元开始取代英镑,成为全世界最重要的货币,这一点是无法更改的。

????罗克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能接收英国在南部非洲的遗产,尼亚萨兰、罗德西亚、德兰士瓦,甚至是开普、纳塔尔、奥兰治,所有的一切罗克都想要,谁都不会嫌弃自己的地盘太大,罗克在这一点上尤其过分。

????归根到底,还是华人的人数实在是太多了,所以华人需要更多的生存空间,现在南部非洲四个殖民地人口加起来也就是百万级别,如果罗克持之以恒的移民,三五年之后,会是什么状况?

????罗克非常期待。

????“是啊,我们为了征服布尔人付出良多,只可惜前线的牺牲在伦敦并不被认可,所以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赞成南部非洲自治,有些人从出生就没有离开过伦敦,对于他们来说,伦敦就是世界中心,就是世界的全部,南部非洲对于他们来说只存在于报纸和文件上,属于可有可无,随时可以放弃的东西。”阿德摇头苦笑,可叹那些高高在上的国会议员们,还没有罗克这么一个军功贵族的认识清晰。

????“他们需要亲自到南部非洲来看一看,才知道这片土地值不值得他们维护,南部非洲,或者是尼亚萨兰,对于他们来说是可有可无,但是对于我们来着,这一切都值得我们用生命去维护。”罗克难得的慷慨激昂,这里的“维护”,含义还是比较丰富的。

????罗克所说的“维护”,和阿德的“维护”肯定不一样。

????阿德的维护,指的是维护大英帝国的利益。

????罗克的维护,指的是南部非洲华裔的利益。

????这两者现在看上去并没有根本上的不同,维护华裔的利益,其实也是维护大英帝国的利益。

????但是一旦两者发生冲突,到时候罗克和阿德的选择,估计就会截然不同。

????“所以你才一直以来都希望我回到南部非洲?”阿德终于开始说正事,至于什么德国外长的访问,阿德连提都没提。

????谁都不傻不是,英国的政治氛围,比德国的政治氛围又波谲云诡的多,德国政府希望借助外长来访,给罗克和英国政府之间埋钉子,英国的政治家也不是看不到这一点,关键还是罗克的态度,只要罗克的态度不变,别说是外长来访,就算是威廉二世亲自过来,也造不成什么影响。

????当然如果是英国政府想借题发挥,那又是另一种情况。

????“除了您还能是谁呢?斯塔尔·詹姆逊博士身体不好,开普现在乱成一锅粥,马蒂尔达勋爵是战后才来到约翰内斯堡,在整个南部非洲影响力不足,总不能让布尔人主导未来的南部非洲联盟吧,虽然路易·博塔和杨·史沫资看上去都很有呢能力,但如果是布尔人主导了未来的南部非洲联盟,那么我们要如何去面对那些在战争中牺牲的士兵?”罗克也实在是没办法,找遍南部非洲,确实是找不到比阿德更合适的人选。

????有时候也是没办法,阿德担任南非专员,德兰士瓦和奥兰治总督的时候工作兢兢业业,德兰士瓦和奥兰治蒸蒸日上,布尔人也能老老实实。

????现在换成塞尔伯恩伯爵,这位的心思根本就不在南部非洲,一半时间都留在英国本土,念念不忘的是建造“无畏舰”,保持大英帝国对新兴的德国海军的优势。

????至于南部非洲,对于塞尔伯恩伯爵来说,或许就真的只是一个负担,所以塞尔伯恩伯爵才会上任没几天,就开始推动南部非洲自治。

????“看上去我已经没办法推辞。”阿德苦笑,当初是阿德一手消灭布尔人国家,现在如果阿德担任第一任南部非洲联盟首相,那么将来的历史书上,对阿德的评价还真的就是褒贬不定。

????“为什么要推辞呢,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意见,南部非洲的局面就是这样,需要一个人出来稳定局面,耐心听取大家的心声,带领南部非洲前进,除了你,没有人有这个能力。”罗克不是给阿德戴高帽,如果有人能力挽狂澜,那么就是阿德了。

????另一个时空,阿德离开南部非洲后,大概是心灰意冷,之后终其一生都再也没有返回过南部非洲。

????这个时空不一样,罗克三番五次的邀请,让阿德感受到罗克的诚意。

????尼亚萨兰现在的发展状况,也让阿德看到了南部非洲的前景,如果南部非洲四个殖民地加上贝专纳保护地都能发展成尼亚萨兰这样,那么阿德真的就有名垂青史的资格,这是一个政治家的终极追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