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老弱妇孺不杀,且给他们留下只能吃半个月左右的食物,其他东西,全部带走,带不走就烧掉。

????只所以这么做,一是彰显大明的文明,二是半个月时间,大概他们部族的骑军也就赶回来了。面对自己部族的老弱妇孺,总要照顾的吧,总要吃东西的吧,有他们头疼的。

????另外,也能迟缓回援的部族骑军追赶明军的时间,减少他们追赶明军的兵力。后续还有一大堆问题,让他们找他们的主子哭诉去。

????而明军这边,又回到了以前的日子。每个营地的牛马羊,就只留马不杀。牛羊全杀了,吃不完兜着走,就食于敌,大块吃肉,大碗喝羊奶什么的。不过,明军不会在一个营地多停留,很快就转移,继续攻击下一个营地。

????虽然有漏网之鱼会通风报信,可营地的转移,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游牧民族再能说走就走,那也得几天时间准备,而且走得也慢。

????因此,只要在明军的攻击范围之内,基本上就没有营地能逃过一劫的。

????在明军破袭库伦族和科尔沁族的同时,这两个族的漏网之鱼,自然也是死命地赶去关内,去辽东禀告消息:老巢被端了!

????不过,建虏和蒙古部族的骑军,已经撒出去,就算漏网之鱼用他最快的速度赶去报信,那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回转的。

????盛京这边,还是代善坐镇。

????这一日,多尔衮领军终于赶回,第一时间,他都顾不上休息,立刻闯入崇政殿,甚至都顾不上向小皇帝和太后行礼,瞅见代善在那打盹,就立刻大声喝道:“辽东战事如何了?可有最新战报回来?”

????担心辽东局势之下,多尔衮可以说是日夜兼程地赶回来,用了最快的速度。到盛京附近之后,他就听说在草原的骑军已经回援。但是,最新战况,自然还是要来崇政殿问的。

????看着风尘仆仆,一脸疲惫的多尔衮,代善勉强打起了精神,点点头说道:“各处战事所在,都已经派出了骑军,都是苍鹰搏兔,我大清和蒙古联军处于绝对优势之下,只要明国那边没有再新增兵力的话,我大清绝对是能赢下此次战事的!”

????布木布泰对于多尔衮的无礼,稍微有些不满。但是看到多尔衮的疲惫和焦急时,想着这是为了她儿子的天下,便也释然了,当即微笑着说道:“睿亲王无需担心,由礼亲王坐镇,明军这一仗必败!”

????听到他们两人的说话,多尔衮却没有任何松口气的样子,反而继续紧皱着眉头,没理军事上是外行的布木布泰,眼睛就盯着代善,再次追问道:“明国皇帝的厉害,相信你也是知道的。大清骑军回援,那明国皇帝绝对有后招,你就不担心么,还在这里打瞌睡?”

????听到这话,代善立刻想起了金州时候见到明国皇帝的那一幕,说实话,那耻辱的一幕,他到死都不会忘记。

????被多尔衮这么一问,他便皱着眉头说道:“任何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没有用处。这次大清和蒙古各部骑军,一共有近九万骑。每一处都是我大清处于绝对优势,就算是明国皇帝有什么阴谋诡计,怕也没有多少用处!”

????听到他有点不自信地说话,多尔衮便急了,厉声说道:“是么?难道明国皇帝没有算过我大清骑军会回援?还有,我问你,当初你定下将计就计的时候,有那些人是知道详情的?总不会说,这次明军趁着我大清骑军调离辽东的时候突然进攻,只是巧合而已吧?”

????听到多尔衮也是这么怀疑,代善不由得揉了揉脑袋,显得很头疼的样子说道:“此事,就当日在崇政殿内的人知道而已。当时我就交代过一定要保密的事情,事后我也问过,并没有任何人对外泄露。可是,你说得也未必没有道理,这要是巧合的话,似乎也太巧合了吧?”

????看他这么迷糊的样子,多尔衮气得用手指着代善的鼻子,大声吼道:“军国大事,事关我大清安危,难道就只是这样猜猜而已么?你是不是老糊涂了?”

????对于代善,多尔衮如今自然不会给面子。当年的时候,皇太极逼死他亲娘,就有代善出得一份力。而拥立皇太极的儿子来当皇帝,又是代善出了大力。如此种种,心中多少都是有意见的。

????“哇……呜呜呜……”

????没想到,多尔衮的大吼,凶恶的表情,吓到了无所事事的小皇帝,顿时就哭了起来。

????边上的护卫统领鳌拜一见,顿时就怒了,立刻手握刀柄上前两步,盯着多尔衮厉声喝道:“睿亲王,这里是崇政殿,非殿下咆哮之所在!”

????不管多尔衮愿意不愿意,如今大清的皇帝就是那位小皇帝,而不是他,因此,他不得不向小皇帝告罪,不过随后,他就立刻转头盯向代善。显然就刚才的话,他还要继续。

????代善见此,有点无奈地问道:“你想如何?”

????虽然被骂老糊涂,可确实事关大清安危,他在这个时候也就不计较被骂了。

????多尔衮听了,努力压制着嗓门,不过表情却还是非常严肃地说道:“那日在场的人,必须全都要调查核实,我就不信了,真要有内鬼的话,会查不出来。”

????布木布泰自然是在认真听着他们对话的,知道多尔衮说得非常有道理。要是那日在场的人有明国的人,那真得是太危险了。这么想着,她便立刻表态支持道:“睿亲王言之有理!既然如此,此事就交给睿亲王好了。那一日你不在,自然是不用核实的!”

????这也是一个狠人,为了她儿子的江山社稷,把代善这些亲王都怀疑了进去,言外之意,就是连他们都要核实的。

????代善听了,明白她说话的含义,不由得转头看了她一眼,没想到太后连自己都不放过,亏了自己拥护她儿子继位大统,有点白眼狼的那种感觉。

????如果代善要是知道,就是布木布泰最终把皇太极给气死的话,他就能明白,女人狠起来的时候,有的时候连她自己都会怕!

????代善心中有点不爽,但是,多尔衮却有点意外,不由得看了布木布泰一眼,顿时就感觉顺眼多了,便向布木布泰恭敬地行礼道:“微臣遵旨!”

????布木布泰听了,露出一丝笑容,便问多尔衮道:“不知睿亲王此次北征索伦部,收获如何?”

????“回太后,微臣此次共捕获将近四千的青壮,只要按照以为待之,必能成为我大清精锐。”多尔衮听了,便连忙回答道。至于那个奇怪的凶残部族,他想了想没说,等大清国内稳定之后再说吧!

????一听这话,布木布泰很高兴,便又夸了多尔衮。在这崇政殿内,一时之间就好像只成了他们两人了一般。

????不过多尔衮还是记得事情的,主动拉回了话题,问起代善,有关这次战事的细节,特别是有关明国皇帝的消息。

????不是他要给代善难堪,继续逮着这个话题问,而是他被明国皇帝生擒活捉,虽然最终被放了回来,可这是他平生之耻,刻在了他的骨子里,对崇祯皇帝非常地忌惮。

????如今布木布泰已经明确意思,就是要让多尔衮来主导,要核实当日的情况,代善就只能一五一十,事无巨细地把当日定下计策,以及后续执行的情况都说了一遍。

????多尔衮非常用心地听着,他听着听着,忽然仿佛想到了什么,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

????布木布泰见他这样子,不由得有点担心起来,连忙问道:“睿亲王,可是想到了什么?”

????多尔衮抬头看了她一眼,知道自己要凌驾其他亲王之上的话,这个女人是关键,于是,他便施礼回答道:“回禀太后,如此大的战事,明国皇帝却迟迟没有出现,微臣实在担心……”

????原本代善是已经没了争强好胜之心,可此时却一再被质问,甚至连在他拥护下成为太后的布木布泰都偏着多尔衮,这让他心中很是不爽,此时又似乎在质疑他,便开口说道:“如何没有出现,那明国皇帝的御林军,已经拿下了盖州,正在进攻海州了。”

????他说这话的语气很不好,就差直白地说出,你耳聋了还是眼瞎了,这事都已经说过几遍了。

????谁知,多尔衮一听之下,立刻严厉地转身盯着他喝问道:“那明国皇帝呢,可有出现?还有,明国皇帝的御林军精锐,差不多有五万人马,盖州那边登陆的,可有五万人马?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明国皇帝的御林军中,还有那个骠骑营,还没有消息吧?”

????一听这话,代善顿时有点傻了。当初金州沦陷的时候,也没有骠骑营,这让他对这个骠骑营,就下意识地有些忽略掉了。不像多尔衮那样,塔山之战后,就是骠骑营虚张声势,结果导致朝鲜的皇太极不得不放弃平壤,急匆匆地回援辽东。

????代善的底气顿时不足,不过还是试图解释道:“盖州那边,明军一直在增兵,可能……可能随后会到吧?”

????布木布泰看着这一个老头气势不足,一个壮汉咄咄逼人,她的一颗心,顿时就放到了多尔衮这边,觉得多尔衮说得肯定是对的,不由得着急了起来,连忙问多尔衮道:“睿亲王的意思,是说明国皇帝还有什么阴谋诡计不成?”

????多尔衮已经想到了一种可能性,当即点点头说道:“正是……”

????他正说到这里,还没来得及说出他的想法,就听到殿外传来急促地脚步声,同时,传来内侍尖锐的喊声:“报,肃亲王急报……”

????一听这话,所有人都不由得转头看向殿门口。豪格是领军三万余骑,前往支援海州,和明军的主力决战的,那边有了消息,他们自然是第一时间放下所有的一切,想要知道结果。

????多尔衮此时主导崇政殿,便快步往殿门口方向走了几步,迫不及待地拿急报。

????跨步进入殿内,内侍便一边呈上急报,一边尖声喊道:“主子大喜啊,肃亲王大捷……”

????一听这话,顿时,崇政殿内的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脸上终于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就连刚才被质问的代善,也是如此。

????甚至布木布泰还下意识地多了一丝妩媚,对多尔衮柔声说道:“睿亲王不妨念一下捷报,本宫可是一直没有亲耳听过对明国的捷报!”

????“微臣遵旨!”正在拆急报的多尔衮听了,心中虽然有一丝疑惑,因为这和他想得不一样,但终归是好事,便回答了一声,就准备开念了。

????但是,他眼睛扫过手中这份捷报,顿时就没声音了,而且脸色有点难看了起来,让殿内的这些人一见,就知道情况好像有变。

????这一下,布木布泰有点沉不住气了,连忙追问道:“睿亲王,上面写了什么?”

????多尔衮此时已经一目十行地看完,非常生气地大声说道:“什么捷报,这是想往自己脸上贴金?明军在他到达之前,就已经主动退回盖州。如今占据了盖州,他豪格又拿不下盖州,哪来的捷报可言?”

????一听这话,所有人都有点意外。要知道之前的时候,盖州的这些明军,那可是气势汹汹,不断地从海上增兵,弹药消耗,更是一个天文数字,就这样,怎么就突然从海州那边退回去了呢,还是在豪格领援军到达之前?

????想到这里,代善的心中顿时咯噔一下,该不会是盖州明军又是提前获悉了消息,知道来援大清是三万多骑军,明军没法抵抗,所以就撤了吧?

????他这么想着,殿内的其他人也是这么想。而多尔衮在知道海州那边的消息之后,就更是证明了他心中的猜测。

????他正要说这事时,殿外又传来一阵急促地脚步声,两个内侍在那喊大捷。

????然而,有过一次所谓的“大捷”,殿内的人已经有点免疫了,并没有露出之前的欢喜。

????果不其然,两个大捷,分别是岳托和多铎发来的。

????妙书屋